您的位置: 任丘信息网 > 游戏

医道无双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公私分明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0:24

医道无双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公私分明

张丰年没有想到汪美馨竟然如此的拒绝自己,更没有想到么多人的面前给自己这样的难堪,而就在他正不知道如何面对的时候,郑雪的律师勿勿地赶了过来,而与律师一起走进来的除了勒勤,还有张继宗。

看着一个又一大人物的出现,警员们惊叹了,虽然这里是他们的地方,但是这里已经由不得他们来説话,所以一下子退到了一边去。

张丰年只是通知了勒勤,现在看着连自己的爷爷都过来了,这似乎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虽然他没有跟他爷爷説上次绑架案的事情,但是他从他爷爷的语气里已经听出他已经知道了多少,只是他不有当面説自己罢了,现在又再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勒勤通知了他。

汪美馨看着张继宗的到来,她觉得也多少有diǎn意外,从现在的初步情况来看,这只是个xiǎoxiǎo的民事纠纷,但是随着张继宗的出现,这事情可能就不会这么简单了,而就在她刚刚想着开口説话的时候,张继宗倒是首先打断了这房间内的沉默。

“这里的所长是谁呀?我想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继宗一边説着,一边坐下了警卫给他拿过来了的椅子上,他那神定气闲的样子不像过来帮忙的,倒像是过来看热闹的。

“我……,我是这里的所长。”所长看着张继宗肩头上的那几个星星,他就算不知道张继宗名字,也应该知道他的军衔。

“爷爷,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看着勒勤给自己递过来的眼色,张丰年马上迎了上来,xiǎo心地问道,但就在他的话刚刚问话,张继宗马上白了他一眼,让他马上退到一边去。

汪美馨被绑架的事情竟然牵连到张丰年酒店制毒藏毒的事情,如果不是给各部门打diǎn,就以张丰年是酒店法定代表这一个身份,就足可以让他在牢里呆上几年时候,而今天又是酒店出事,所以张继宗他不得不亲自过来过问一下,他就怕着这孙子又给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毕竟他现在的已经被迫离开了一线,退居二线,有些事情他得低调处理,最好是大事化xiǎo,xiǎo事化无。

“领导,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情,也就是两边的吃食发生了一diǎnxiǎo磨擦,一些xiǎo纠纷,我们会处理好了。”所长看着连张丰年都退下不敢説话,他马上躬着身子上前,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后,向着张继宗説道。

“汪科长,我看这是地方的事情,既然所长都这样説了,那我觉得如果我们过问,那就是有diǎn越权了。”勒勤看着汪美馨手中正拿着做笔录的本子和笔,他笑了笑,现在他和汪美馨是同等的职位,只是这部队不同罢了,所以他在劝説着的同时,也是对汪美馨的一个提醒。

“要秉公办理,公私分进而是不是,那好,那这里就交给所长了。”汪美馨把本子一扔,然后也站到了一边,她倒要看看这所长如何做到公正,公平,公开。

看着两边僵住了的人,郑雪倒也觉得这一次的事情闹大了,这又是将军,又是科长的,她开始搞不清楚这些人板起脸来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罗昭阳了,而她对罗昭阳的身份开始保留着看法。

所长站在原地,看着所有人都向他投来了目光,他的内心不由衷产生一种无名的压力来,这样的压力严重地影响到他接下来工作的安排。

“这事情就是她泼了水给他,而他又泼了水给他,再后来就是她打了他。”所长拿着警员给自己递过来的资料,站在郑雪的面前念着,而这样的念词让他自己都觉得有diǎn头晕,而看着所长的所有更是让所长的她和他给搞得分不清楚谁和谁来了。

“你搞得这么复杂干什么,现在就是她打了我,而我要告她。”罗昭阳走了过来,虽然对方出动了张继宗这样的人物,但是在他完全不担心,毕竟现在他现在有人证,有物证,无论这事説哪里,自己都是有理的。

听着罗昭阳这样説,郑雪的律师马上在郑雪的耳边xiǎo声地説着话,律师那紧皱着的眉头很容易让人看出他对这一件案件能够做到置身事外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现在所有的证词对郑雪都很不利,而他的心里也明白像这一种纠纷,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双方在派出所这里和解,不用上法庭。

“你是罗先生是吧?我的当事人愿意就你的伤作出赔偿,希望可以在派出所这里和解。”律师在和郑雪xiǎo声地交谈了一下后,他马上转过头来,然后对罗昭阳説道。

“怎么你觉得赔医药费就可以了吗?那我把你的手给砍下来,然后我再花钱给你接上去

医道无双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公私分明

,赔diǎn钱给你可不可以?”刘汉翔听着律师这样説,他突然抓起他身后的那一张桌子上的笔,随着他那样轻轻的一用力,笔马上折了两截,那尖尖的笔头马上指向了律师和郑雪。

“你别冲动呀,你要知道这损失公物是要赔偿的,是要负任责的。”所长看着刘汉翔板起来像关公一样的脸,他马上借题发挥道,因为他还真是不知道如何去解决了,他怕着等一下又再打起来了。

听着所长这样説,罗昭阳马上伸手刘汉翔那举起的手给按了下来,他走到了郑雪的面前,盯着郑雪看了看,然后很xiǎo声地説道:“你别以为有两个就可以在我别人面前扬武扬威的,我告诉今天如果你不跟我认错,你别想走。”

罗昭阳那坚定的语气让所长刚刚还想着好好调和的话一下子又咽了下去,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説再多的话,罗昭阳也不可能给自己面子,更不要能撤销对郑雪的控诉。

郑雪听着罗昭阳的话她又正想作出回应的时候,律师马上叫住了他,然后带着她到一边商量着对策,而所长则将汪美馨叫到了一边,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存到汪美馨的身上,希望着她可以帮自己劝劝罗昭阳作出一定的让步,让这事情有一个完满的结局。

“罗先生,你看郑总他怎么也是一个公众人物,而你又是一个男人一个,你不可能会跟一个xiǎo女人这样计较的是不,虽然説她的一言一行都会对社会带来一定的影响,但是如果这一个案子真的上庭了,你也不见得什么好处,所以你看这控诉的事情可不可以撤销?”看着两边的人正在为解决这一件事情而在交谈着,刚刚跟着回来的那一名警员走了过来,跟罗昭阳分析这一件案件的利弊。

“那是一个男人我就活该被打吗,我不是一个公众人物我不让我欺负吗?”罗昭阳听着警员这样説,他一边质问着警员,一边将目光转向了郑雪。

而就在罗昭阳刚刚质问得警员哑口无言的时候,郑雪的代表律师马上走了过来,然后很认真的説道:“我们老板同意跟你道嫌,至于这赔偿方面,老板希望你提个要求。”

远远站着的郑雪看着罗昭阳向着自己这边看了看,他刚刚还十分强硬的态度从她的那一张脸上可以看出多少有diǎn改变,只是她的那一副习惯了严肃的脸看起来却是有diǎn不自然一样。

道嫌这一个词在郑雪的人生里开始慢慢地淡化了,她甚至不得得如何去跟一个陌生人説对不起三个字,因为在这过去的几年里,因为她公司的不断壮大,不断成长,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错,在她看来,她之所以能够做得有今天这样的成就,那全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做错过来,她觉得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是现在今天却遇上了罗昭阳这样的一个难缠的家伙。

现在要让她跟罗昭阳説对不起,她感觉比她出去谈一笔上千万的业务还要困难,看着委托律师对自己diǎn了diǎn头,郑雪的那两笔细细的柳眉开始向上翘了起来,眉宇间的那一种无奈倒是让罗昭阳有diǎn高兴。

艰难的步伐让郑雪慢慢走回了罗昭阳的面前,她看着代表律师的眼神有着一种不肯定,他想从自己律师那得再一次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时,代表律师像明白了似的,对他只是diǎn了diǎn头,除此这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表示。

“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你会求我的。”郑雪咬了咬牙,在盯着罗昭阳的同时她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看着郑雪直过来,罗昭阳似乎感觉到了她的那一脸嚣张气焰被自己给打败了,她那拉耸着的头如同一个斗败了的公鸡,而她那想説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表情,让罗昭阳很一种成就感。

“想好怎么道嫌了没有,我现在不用你帮我舔干净,只要你对我説声对不起,你不会觉得这都是一个觉得困难吧?”罗昭阳看着郑雪那要动但是又动不起来的嘴唇,他有diǎn忍不住地説道。

“催什么催,就不是一个对不起吗,你急什么?”看着罗昭阳那得意的样子,郑雪咬着牙,xiǎo声地説道,如果现在不是在派出所,她可能还真要给罗昭阳踹上一脚。

*****************

急需收藏,各位看官,另忘了diǎndiǎn收藏,将我的书加入你的书架,谢谢

固原牛皮癣治疗方法
南宁治疗阳痿费用
盐城性病医院费用
如何去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的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