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任丘信息网 > 娱乐

狼血神探 七十六章 背叛者都得死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0:18

狼血神探 七十六章 背叛者都得死

“你想怎么玩呢?”罗格好奇的望着大副麦克问。

“就比你手里的东西!”麦克从身上掏出一支烟斗拍在桌面上説。

罗格和塔莉对视了一眼,美人鱼注意到他斗酒后一直发红的脸,此时快速的恢复了本色,而当她想起来要帮罗格检查伤口的时候,却发现他肩膀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谢谢你,亲爱的,我已经没事了。”罗格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塔莉,然后将还有些愣神的她推向凯瑟琳。

塔莉眉头紧锁的回到凯瑟琳身边,听到罗格对麦克説:“你想怎么比?比谁的更快烧完吗?”

“不,那不是太无聊了吗?”麦克神秘的冷笑着diǎn燃了手里的烟斗,将它送到嘴边抽了一口,然后喷出一缕烟雾,那烟雾直冲到桌子上方,在半空中化作一名弓箭手,弯弓搭箭射向罗格。

罗格举起左手的爪刃一挡,那枚烟雾箭矢碰撞在他的爪刃表面,瞬间消散。

“有意思,让我来试试!”罗格説着将雪茄送到唇边,鼻孔里喷出两缕白烟,在空中化作两个骑着快马的骑士,呼啸着冲向弓箭手,两把骑士长矛将弓箭手瞬间撞散。

“好厉害!”麦克似乎也被激起了斗志,脸上浮现出狂傲的微笑,张开嘴喷出一大口烟雾,在半空中化作一个狰狞的巨人,手持流星锤跳上前来,一锤将一名骑士打得飘散在空气中。

罗格见状向另外一名骑士猛吹一口,骑士顿时在白烟中重新化作一个长耳朵精灵,在罗格吹出的气流操控下,几次避开巨人的流星锤,脚步轻盈的飘到巨人头dǐng,手中的剑贯穿了巨人的头颅。

又失一阵的麦克脸色变得阴郁起来,他没有再向外喷出烟雾,而是叼着烟斗盯着对面的罗格,良久之后,他突然张开嘴吐出一个犹如云朵般的烟雾团。

那一大团烟雾在半空中倏然爆开,一个长着巨大翅膀的恶魔呼啸而过,锋利的爪子直接将精灵撕成了碎片。

“你耍赖,恶魔这种东西也可以随便拿来用吗?”罗格耸了耸眉毛,笑着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然后将一团形如鸡蛋的烟雾吐向空中。

那团烟雾缓缓的向恶魔飘去,烟尘中的恶魔见状振翅扑来,挥手放出两团xiǎo烟雾,犹如魔法光球般砸在蛋形烟雾团上,将那颗蛋砸出了一个缺口。

罗格见状轻吹一口气,那蛋突然裂开,一条巨龙冲天而起,张开大嘴喷出一股火焰般的白烟

,瞬间将恶魔淹没。

麦克见状大吃一惊,正准备再次动手反击,身体却突然颤抖了一下,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罗格,嘴角剧烈的抽搐起来。

只见罗格探身向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意味深长的説:“游侠中有句老话:所有背叛者都得死!”

当罗格的话音落地,麦克的亡灵之体已经魂飞魄散,五枚从背后依次穿透他的后脑、后颈、后心和左右后腰的刀刃,一齐飞回到了罗格的爪刃上。

“这是我送给船长大人的第一份见面礼,但愿他会喜欢我帮他除掉这个叛徒!”罗格説着回头看了一眼凯瑟琳和塔莉,两人此时正置身于弥漫的烟雾中,不得不用手捂住口鼻。

“看来我们应该快diǎn儿出去,来吧宝贝们!”罗格绕过桌子带着两人大步离开船舱,回到了船舱外的走廊上,空气变得清爽了很多,凯瑟琳和塔莉终于喘匀了气息。

“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凯瑟琳好奇的望着罗格问:“那烟雾变成的东西就像真的一样,是魔法吗?”

“不,那只是特技而已!”罗格笑眯眯的对她説:“对于在道上闯荡的人来説,不论是雪茄还是烟斗,只要是这两种东西不离手的人,都能练出这么一两手!”

他顿了一下,笑道:“不过,你还是不要去问墨菲这个问题好,对他那种不碰任何烟草的好孩子来説,这可不是他擅长的,我也不建议你尝试这种东西,你也看到了它是多么的讨人厌!”

他説着指了指烟雾缭绕的船舱,对两人莞尔一笑,凯瑟琳赞同的diǎn了diǎn头,却又问:“那骰子呢?你也经常练习吗?”

“对我这样的人来説,不精通一两手赌术,那是没法在道上混下去的!”罗格将手里的烟蒂丢在地上踩灭,一边转身沿着走廊前进,一边对两人説:“赌场那种地方,游侠们是经常会去的。”

他晃了晃左手上雪亮的爪刃,对塔莉説:“还记得我对你説过,它是我在赌场赢来的战利品吗?跟赌场的那帮老千相比,乔简直是个诚实的孩子,虽然他在骰子里面做了diǎn手脚,但这实在是xiǎo把戏!”

“不要只顾着自己吹牛,为什么不提一下我的功劳呢?”xiǎo猫头鹰在他肩膀上蹦跳着叫道。

“你的功劳还是你自己来説吧!”罗格回头看了一眼xiǎo家伙,莉莉丝于是毫不客气的开始讲述自己怎么帮助罗格控制骰子,添油加醋説的口若悬河。

凯瑟琳和塔莉一边走一边听着xiǎo家伙半真实半吹牛的讲述,对于她所説的一切倍感惊讶,整个过程她们都亲眼目睹,却完全没有看出莉莉丝所做的一切。

“我知道你们很惊讶,但xiǎo坏蛋这次可没説谎,我们两个合作赢下的东西,在我的住所里藏了三只大木箱,每当我身上没钱又接不到赏金任务的时候,我们就靠这个去赌场赚饭钱!”

听到罗格的话,凯瑟琳和塔莉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她们看着罗格脸上得意的微笑,那笑容就像一个淘气恶作剧的大孩子。

“对了,你的酒量也好厉害,喝了那么多酒,竟然一diǎn儿也没有醉!”凯瑟琳兴奋的继续説。

走在她身边的塔莉,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罗格肩膀的伤处,耳边听着罗格跟凯瑟琳谈论着他的酒量,心里隐约产生了一些疑问,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因为她想起了罗格在码头上説过的那句话。

“每一个被人敬畏的强者,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真正能够戳中他软肋的不是敌人,而是命运……”塔莉默默地咀嚼着这句话,一种心意相通、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

三人沿着走廊一路前进,没有再遇到什么阻碍,直到他们来到走廊尽头,发现两扇大门挡住了去路,罗格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一片寂静,他伸手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就在他的脚迈入船舱的一霎那,一枚冒着鬼火的弹丸迎面飞来,罗格挥动爪刃一挡,将那枚鬼火弹击飞出去。

只听一阵连续不断的枪响,六枚鬼火弹扑面而来,罗格挥手放出五枚刀锋,刀刃呼啸而过将五枚鬼火弹击碎,最后一枚鬼火弹从刀刃之间穿过,迎面扑向罗格。

罗格镇定的拔出银剑拦在面前,鬼火弹击中了银剑的剑身,只听“咔嚓”一声,剑身崩裂成一地碎片,只剩下罗格手中的一把剑柄。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旱鸭子,就这diǎn儿本事也敢到老子的地盘来撒野?”一名头戴海盗帽、身穿船长服的大胡子出现在船舱里。

他的手里拿着一支陈旧的手铳,他的身材不高,微微有些发胖,左腿膝盖以下装了一条木质的假腿,络腮胡子里露出一丝狂放不羁的笑容。

“哈哈哈哈,你是被吓傻了吗?拿着那把破剑看什么呢?有种来跟老子打一架,看老子能不能把你的腿砍下来!”海盗船长拔出腰间军刀,一手刀一手铳指着罗格叫道。

“别着急,船长大人,我只是在等它。”罗格不慌不忙的説。

海盗船长愣了一下,只见罗格手里的那把断剑突然从剑柄处向外射出璀璨的银色光芒,剑身在光辉中重新生成,锋利的剑刃闪着凛冽的寒光,剑身上映出罗格饱含杀机的笑容。

“试试这个,船长大人!”罗格凌空挥剑,剑锋扩散出一道凛冽的光辉,将船舱的天花板撕裂出一道破口,当长剑指向船长时,船长只觉得一道灵魂之气扑面而来。

他举起军刀急挡,只觉得一阵强大的能量劈砍在军刀上,整个人不禁被震得倒退了三步,惊异的看着罗格手里闪光的长剑叫道:“那是什么玩意,难道是圣会的圣剑?”

“对不起,你猜错了,如果这真的是圣会的圣剑,你早在好几公里以外就感受到它散发出的神圣威胁了。”罗格收回伸出的长剑摇头道。

“那刚才那道冲击波是怎么回事?”海盗船长惊讶的问。

“你也许不知道,在日月森林里有一种名叫噬魂草的植物,它能够吸收周围亡灵的灵魂力量,将它们储存在体内,也就是吞噬它们,而涂过这种药水的东西也都会变得可以触碰到亡灵的身体。”

罗格用左手爪刃轻抚着右手闪闪发光的长剑説:“日月森林的精灵们会把这种植物采集起来,制成药水涂在刀剑、弓箭等武器上,药水的力量会让武器在被击碎的情况下自动重铸。”

他迈步走下船舱,长剑当胸走向船长説:“而且,涂抹过药水的武器还会拥有吞噬灵魂的能力,积蓄在武器内的能量达到一定程度,亡灵之力就会爆发出来,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

“用亡灵的力量对付亡灵,真是个聪明的办法!”海盗船长冷笑一声,举起手里的亡灵军刀説:“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对付这么多的亡灵!”

伴随着他的吼声,无数亡灵水手出现在大船舱的周围,将步入船舱的三人团团包围。

(老罗表示,下黑手杀个叛徒什么的,最喜欢了!双方大杀器已出,老罗和船长你俩猜拳吧,赢了的死,输了的活!欲知谁生谁死,记得投票收藏支持哦!)

荆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铁岭治疗宫颈炎医院
滨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荆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铁岭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